小总ssssss

【楚夏】最好的告别

        原著向
       
        甜虐交加?

        小学生文笔预警!

        _____________________

        鹿芒握住蜘蛛切的手微微颤抖着,不久前他还是个普通的初三学生,可在他某天在爸爸的车上晕倒一觉醒来遇到了一个红发的漂亮姐姐和一个黑发的看见他很兴奋的奇怪哥哥后,一切都改变了,他似乎被卷入了一个不能用常理解释的世界。
    
       眼前的这一幕更是让鹿芒不知所措。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浑身鳞片的“女人”。

       他知道这是被叫为“龙”的生物,诺诺也曾告诉过他,看到这样的东西,别犹豫,跑,马上跑。但他刚刚的抬起的脚在与这条龙对视的瞬间停下了,这条“龙“看他的眼神很复杂,有温柔,也有憎恨,而且,让他感觉很熟悉。

        “姐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鹿芒想跑,但是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意识的控制,仿佛有另一个自己在操控着他的身体,拥有主观意识的他现在只能尽量拖延时间等着哥哥姐姐来救他。

       面前的女人一下子愣住了。

       “你叫我什么?”

       “姐姐……”

       女人冰凉的手掐住了鹿芒的脖子,眼神里的温柔瞬间消失,她拉进与鹿芒的距离盯着他的眼睛,确认他没有戴隐形眼镜,那的的确确是一双黑色的眼睛。

       “唔……”

       “你叫什么名字?”

       “鹿芒……”

       他感觉到女人手的力度大了一些。

       “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叫什么名字?”

       “鹿……鹿芒!我真的叫鹿芒!但是以前叫楚子航,我改过名!”鹿芒几乎是吼着说出这段话的。

       “你认识我吗?”

       “感觉见过,但想不起名字。”

       “……你多大了?”

       “15岁。”

       女人松开了手,看着瘫坐在地上猛咳的鹿芒。

       “奥丁……”

       “什么?”鹿芒仰起头来看她。

       “没什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女人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

        身上的鳞片逐渐褪去,面前的“龙”完全变回了正常女孩的模样,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乌黑的长发,漂亮的黑色眼睛,脸上还有少些婴儿肥。

        “妖怪……”鹿芒盯着她轻声说到,短暂的发愣后他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他在干什么?

         “抱歉,我不是在骂你是个妖怪,我,我只是看到你第一眼就想到了这个词,感觉以前这个词是不是被谁用来形容过你……”
       
         “这样说的话以前的确是有人看到我就叫我妖怪呢。”女孩楞了一下,想起了什么后露出了笑容,经过考虑后终还是把后面那句“当时你也在场哦”吞了下去。

        鹿芒不知道接什么了,但他能感觉到面前女孩身上的杀气已经荡然无存,跟一个普通的中学女孩没什么两样。

         “嗯,对了,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夏弥。”

        “嗯,夏弥姐姐……”鹿芒在思考下一步要怎么办,逃跑,还是尽量跟这只漂亮的“龙”打好关系。

        鹿芒最终选择了后者,在他看来后者的生存率更大,因为他一直相信在拥有智慧的种族之间,几乎所有问题都是可以通过沟通交流来解决的。

        “别叫姐姐了,就叫夏弥吧,你是迷路了才到这里的吧。”

        “嗯,哥哥姐姐带我来了这里,他们管这叫尼伯龙根,后来……我就跟他们走散了,然后就碰到你。”这种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哥哥姐姐?是一个叫诺诺的红头发的姐姐,还有一个叫路明非的哥哥吗?”

         “诶?你认识他们吗?!”鹿芒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难道面前这只龙不尽不是敌人,而是个自己人?

        “认识啊,我们还是老朋友呢,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们哦,要跟我一起走吗?”夏弥用哄小孩,哦不,是拐卖小孩的口吻对着鹿芒说到。

        鹿芒沉默了。

        不能跟陌生人走是从小就被教育的道理,更何况是条陌生“龙”。

        夏弥有些无奈的看着鹿芒,她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太清楚他了,尽管他现在根本不认识她,可这样才更好玩,不是吗?
        
        “不能跟我走吗?那好吧,我就陪你在这等着他们吧。”夏弥招呼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鹿芒在石椅上坐下。

         她这说的可是实话,要是扔下鹿芒一个人在那,现在的他碰到死侍群可是死路一条。

        鹿芒小心翼翼的在夏弥身旁坐下,尽量不去想她刚刚龙化时魔鬼般的面孔。他与夏弥保持着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的距离,不太近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不太远也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

        “你在害怕。”夏弥说到。

        鹿芒一瞬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但仍旧一言不发。

        “正常,毕竟我不是人类,这个岁数的你也应该才刚刚接触这个世界……”

         鹿芒依旧沉默着,听得这话后似乎在思考什么一样皱起了眉头。

        “果然,我不是我么?”

        鹿芒说出的话让夏弥有些惊讶,这个世界上能真正怀疑自己的真实性的人可是寥寥无几。

        “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之前路明非哥哥看见我的表现,他们一直在问我最后的记忆,我是谁……还有你,我认识你,但我也不认识你,所以我得出了结论,我不是我,起码不是现在这个身体里该有的我。”
       
         “嗯哼,有趣。”夏弥露出了愉悦的表情,“要不要姐姐给你讲个故事?”
 
         “关于什么?”鹿芒问到。

         “关于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故事。”

         “那我猜那个女孩一定是姐姐你。”

         “都说了别叫姐姐……怎么十五岁的时候也是这么没有情趣。”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继续讲故事吧。”鹿芒此时内心为他找到了拖延时间的方法感到十分庆幸,刚才那所有的话,他也不清楚哪些是他扯的,哪些是他真正认为的。

         “那我开始了哦。”夏弥深吸一口气,郑重的样子仿佛要将记忆最深处的什么东西挖出来一样。

         “从前,有一个女孩,她因为一些目的一直在试图接近一个男孩,从初中到大学,她一直以不同的身份与他接触,他们一起去过水族馆,一起坐过摩天轮,甚至在宾馆的双人房里睡过觉。久而久之,女孩发现她似乎对男孩有了别的感情,她也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后来,男孩发现了女孩的身份,女孩是他的敌人,是他命中注定的敌人。故事的最后,男孩将女孩杀掉了,故事的最后,女孩也明白了自己对男孩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因为当男孩将折刀送入她的身体时,她痛极了,不是伤口痛,而是心痛,故事讲完了,有什么感想吗?”

        短暂的沉默后,鹿芒开了口。

         “这种悲剧的爱情故事还是蛮俗套的……那姐姐你是喜欢那个哥哥的吧。”

         “切!你怎么就默认女主角是我了,赖皮!还有,别,叫,姐,姐!”

         鹿芒用手弹了弹夏弥的额头,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当然事后他都不知道他当时哪里来的胆子去那样做。

         “一般不都是这样的吗,比起这个姐……夏弥你得回答我的问题哦。”

         “……”夏弥嘟起嘴盯着他。

         “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夏弥仍然嘟着嘴盯着他。

         一瞬间,鹿芒有一种冲动。

         想要将面前的女孩抱在怀里,揉揉她的头在她的耳朵边轻声哄着她,然后在她消气的时候低头吻住她告诉她他会这样哄她一辈子。

         但到头来这仍是一种冲动。

         在僵持过后,夏弥终究是将头转了过去,鹿芒注意到了她转过去的时候眼中露出的失望,她难道还真想让他哄她?

         “我不是很清楚什么是爱,但我觉得那应该算是爱吧。我很在乎他,他遇难我会拼命去救他,他受伤我会心疼,他住院我会一直陪着他,我不想让他死,但我必须杀死他……我和他压根不是一个种族。”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假如我对我妈妈是爱的话,你说的前五条,完全符合。”

         “是吗?”夏弥托着腮笑笑。

         “那,那个哥哥爱你吗?”这时的鹿芒颇有一番知心大姐姐的风味。

         “嗯……本来刚开始还蛮确定他大概是的,可是后来又不确定了。”

         “为什么?”

         “因为他在学校里的对手曾经说过:一个男人假如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孩,那他会为他付出一切,尽管是自己的生命。可他最后选择杀了我,他付出的是我的生命。”

         “我觉得,他爱你。”

         “诶?”夏弥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什么?”
        
         “他是爱你的,只是他选不了,他天生就要为了拯救这个世界而活,说不定在杀掉你后,他在一个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痛哭了一场,因失去了你而痛彻心扉。”

         “你是故意这样说在安慰我吗?”夏弥挑了挑眉,整个人压向鹿芒所在的一边,将手握在了比她高半个头的鹿芒的脖子上,但只是握,“你小屁孩懂……”

         她停住了,她看见了,男孩黑色的瞳孔中一抹金色一闪而过。

         鹿芒一只手撑在椅子上以至于能够在夏弥压过来的一瞬间支撑住自己,另一只手放在身后紧紧握住蜘蛛切,只要夏弥有什么异动他就马上拔刀插进她的心脏。

         然而他所幻想的危险动作并没有发生,相反,面前的女孩笑了,笑得很开心,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

        鹿芒一脸茫然地看着她,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

        女孩靠他越来越近,几乎要把男孩压在身下。

        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了鹿芒的嘴。

        同时扑面而来的还有女孩子特有的香味。

        鹿芒意识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不自觉之间他环住了女孩的腰,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重,在睡过去的最后一刻,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说了一句话,但他却听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就好像那句话不是自己说出来的一样。

         醒来的时候,夏弥已经消失,椅子边坐着的是红头发的女孩和黑发的男孩,鹿芒慢慢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刚刚的那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但他知道那不是梦,他还能闻到那个女孩身上的香味。

         “师兄?”路明非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夏弥……”

         “诶?”路明非瞪大眼睛看着他,双手握住鹿芒的肩膀使劲摇了摇,“师兄你难道想起什么来了?!”

         “哥哥,夏弥是我很重要的人么?”

         路明非楞住了。

         “应该算吧。”

         路明非和诺诺绕了很长时间后才找到了楚子航,当看见他毫发无损地躺在椅子上时他们十分惊讶,毕竟他们在来的路上碰见了不少死侍,而他却就这样睡在这也一点事也没有。

         凭借诺诺的敏锐自然是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然而踏入了这个通道的一瞬间路明非就隐约猜到了一些。

         很多年前在芝加哥火车站,他也闻过这样的味道。如果是她的话,楚子航为什么会没事也就说的清楚了,可是还是难以置信,当时那一刀没有杀死她么?她既然活了下来,那现在应该已经是死神海拉了吧。

         正在诺诺侧写进行到一半时,路明非阻止了她。

         “你干嘛?!”诺诺有些烦躁起来,“马上就要到关键地方了!”

          “知道前面那些已经够了,后面是师兄自己的事了。”

          “她是……耶梦加得?准确来说是死神海拉?”

          “当初我们似乎没有完全杀死她。”

          “她和楚子航……”
         
          “就和你侧写看到的那些一样,可师兄不可能会与她有好结果的,就算再给师兄十次、百次、千次机会,他仍会将折刀分毫不差的送入小龙女的心脏,因为他注定要当的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路明非长叹一口气,在楚子航旁边坐下,他想起了多年前在那个宾馆的双人房里,他也像这样看着楚子航。当时他还是个怂蛋,像个基佬一样数着面前仕兰中学无数少女所爱慕的男人的睫毛。
        
         诺诺也坐在一边想着什么。

         “放心,海拉暂时不会对我们做什么,没必要提防她,虽说她是死神海拉,但还是难免受到夏弥的影响。”

         “我不是在想这个。”诺诺无奈地笑了笑,“我只是明白了你说在原来的世界恺撒和楚子航为什么是死对头,我都没法想象这两人碰在一起得多有趣。”

         “是啊……”

         假如没有那些悲剧,这该是个多么美好的故事。

          ______________

 
          “就走了?”

          银色的宫殿中,王座上的奥丁闭着眼睛。

          “有什么好留的吗?”

          “……”

          “有话就说。”

          “之前能够救你一命也是侥幸,所以,别陷太深。”
 
          “夏弥是夏弥,海拉是海拉,下次见面,我会杀了他。”

         空间的一角变得扭曲,海拉随即走入其中消失不见。

          “但愿如此。”

           _______________

   
         海拉行走在连接尼伯龙根的通道之中,她听清了楚子航最终说了什么。

         这一句话,终于为这一段感情画上了句号,因为已经没有什么想不通的了。

        “楚子航,彻头彻尾的笨蛋。”海拉自言自语到。

        有什么从她的眼角溢出滑过她的脸颊,此刻的她不是海拉,是夏弥。

        此刻的她就像个失恋的小女生一样,无助地靠着墙壁,哭的稀里哗啦。

                        『我爱你,抱歉』

         这也许是最好的告别。

       

   
        

     

    
       

       
      

评论

热度(24)